世界第二高峰K2首登的黑幕,背上50年污名的传奇登山家

| 分类: | 热度: 2512 ℃

沃尔特.博纳蒂(Walter Bonatti)被誉为 20 世纪最伟大的登山家之一,可是他却选择在1965年正值 35 岁壮年时退隐攀山界、甚至背负了整整 50 年的骂名而这一切,都源于海拔 8,100 米上的一场黑幕。

野心勃勃的年轻登山家,挑战首登世界第二高峰

时值 1954 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欧洲百废待兴,列强为了提高民心士气,皆在争相抢夺 8,000 米高峰的首登,每趟远征,更关乎国家的荣耀或耻辱。

当时年仅 24 岁的 Bonatti ,在意大利登山界已颇负盛名:他不单在 18 岁时就完成了六大北壁之一:大乔拉斯峰(Grand Jorasse)北壁的第四次攀登;还以 22 岁之龄成功攀登了位于白朗峰山群的大僧侣峰(Grand Capucin)曾被誉为不可能的陡峭尖峰。

因此顺理成章地,他被选为意大利挑战世界第二高峰 K2 (乔戈里峰)首度攀登的国家代表队成员,亦是队中最年轻的成员之一。本来队上资历更丰富的老前辈们,对他颇不以为然,仅视他为媒体宠儿。然而,在高度适应和运送物资期间, Bonatti 在高海拔展现了卓越的体力与积极表现,反让两位被选为攻顶队员的前辈登山家 Lacedelli 和 Compagnoni 倍感威胁。

在 1954 年 7 月 30 日,远征队中的 4 人: Lacedelli 、 Compagnoni 、 Bonatti 和巴基斯坦籍登山向导马赫迪(Amir Mehdi),经过 2 个月的折腾后,总算抵达位于海拔 8,100 米的第九营登顶前的最后一个营地。

可是因为氧气瓶不足的关系, Bonatti 和 Mahdi 被下令撤回海拔 7,400 米的第七营,再把氧气瓶送上第九营。而前辈们亦承诺,倘若回来后他们尚有体力,隔天早上四人便能共同登顶。

( K2登顶争议中,出现众多不同说法版本,包括 Bonatti 是否已先抵达第九营再下撤折返在内。本文中作者均以 Bonatti 所述版本为描述基准)

世界第二高峰K2首登的黑幕,背上50年污名的传奇登山家

完成艰困任务后,却被丢在原地

Bonatti 和 Mahdi 两位小辈,为了登顶的机会,拼命完成了这项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在黄昏前夕,他们筋疲力竭地扛着氧气瓶,回到原定第九营的位置。

可是举目四顾,却不见 Lacedelli 和 Compagnoni 的踪影,也没见到约定中留在该处的帐篷! Bonatti 只好先把累倒的 Mahdi 留在原地,独自尝试在这片陡峭的冰原中寻找前辈们。落日将至,天地渐转昏暗,他们当时亦没有照明工具。Bonatti 只好往登顶路途方向叫喊:

Lacedelli… !

Compagnoni… !

良久过后,总算听到回音,可是前辈们坚决回应道:你们把氧气瓶留在原地,然后立刻下撤。就再没有回复。

那时候天色已暗,只馀下一片漆黑倘若在这个状况移动的话,危险性太高。两人卡在这个窘境中,身上没有帐篷、没有睡袋,只好勉强在坚硬的冰面上凿了一个小平台,就这样在 8,100 米的死亡地带 (death zone)中生存了一夜。

彻夜过后,Mahdi 四肢有严重的冻伤、导致后来失去了手指与脚趾,但两人勉强仍能移动,数天过后总算获救。

而在他们带伤下撤的当天, Lacedelli 和 Compagnoni 从营地先回头取得了运送上来的备用氧气,接着直接登顶,成为首次攻下 K2 的攀登队。

世界第二高峰K2首登的黑幕,背上50年污名的传奇登山家

反被诬陷偷窃氧气,背负 50 年污名

更令人震惊的是,这场悲剧还没有终结于此。

几乎是在回到意大利的同一时间, Bonatti 马上对 Lacedelli 和 Compagnoni 提出控诉。而Lacedelli 和 Compagnoni 下山后,也反过来在各大媒体面前,强烈谴责 Bonatti 他们不服指挥,并为了提高自己攻顶的可能性,私自消耗了部份氧气(纵使 Bonatti 手上并没有连接氧气瓶的口盖),迫使他们在没有足够氧气的援助下攻顶。

无论 Bonatti 如何替自己辩护,他在大众心目中,无疑已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登山家,因此反被盛名所累用今日的流行语来讲,舆论多认为博纳蒂不意外;甚至有媒体大版面质疑:为何两人受困, Bonatti 没事、 Mahdi 截肢?显然 Bonatti 为了攻顶牺牲伙伴。(后遭 Bonatti 控告诽谤胜诉)

反观登山资历更为丰富的 Lacedelli 和 Compagnoni ,在完成 K2 首登后,已成为政府眼中、聚光灯下的国家英雄,採访、着书与报道不断,拥有无数发声机会。

活过劫难的两人面对舆论挞伐,相对之下反而显得百口莫辩。

Bonatti 自此蒙上污名,受攀登圈子百般唾骂、批评。隔年,他一度尝试筹集资金,尝试无氧攀登 K2 、一雪前耻。可是在当年,这个计划由于装备的限制,被称为根本不可能,最终自然也没有事成。

但这次事件,并没有让 Bonatti 沉寂下来,他在访问中说道: K2 的指控发生后,我开始不信任别人,变得只倚赖自已纵使我知道这会限制我的表现,但至少可以保护我免于更多失望与伤害。

他走出了只属于自己的方向:在 1955 年经历两次失败后,成功独攀(solo)与首登了六大北壁之一:德鲁峰(Aiguille du Dru)的西南壁;以阿尔卑斯式攀登(Alpine style)首登了海拔7,925 米的 Gasherbrum IV ;接着又在巴塔哥尼亚高原(Patagonia)连续一个星期拿下五座首登;最后在 1965 年 2 月 26 日, Bonatti 用马特洪峰(Matterhorn)的首次冬季独攀 (solo),为他 17 年的职业攀登生涯,划上句号。

世界第二高峰K2首登的黑幕,背上50年污名的传奇登山家

转职之后纵横四海继续冒险,逝世前终获得平反

接下来的 20 年,Bonatti 的身份转换成一位探险摄影记者,足迹遍布世界最杳无人烟的角落他在南美洲寻找亚马逊河的源头;探索巴塔哥尼亚(Patagonia)南部的巨大冰原;前往南极洲进行科研探索;攀登刚果的尼拉贡戈火山,并拍下无数震撼人心的自然奇景。 Bonatti 所出版的书籍与文章,更成为意大利家喻户晓的读物。

至于那场 K2 山峰上的悬案,结果如何呢?

在整整半个世纪过后, Bonatti 逝世前 4 年的 2007 年,他的名声才得到意大利阿式攀登协会(Italian Alpine Club)的正式平反。而在此前的 2004 年,当年首登 K2 的两位国家英雄之一 Lacedelli 在其着作中亦坦承,当年他和 Compagnoni 确实刻意错过与 Bonatti 会合以阻止其共同攻顶,并使用他带来的氧气。证明了 Bonatti 所言版本,才是真实情况。

在过去的访问中, Bonatti 曾直截了当地做出陈述:

Lacedelli 他们,刻意把营地放在离我们原本约定地方的 250 米远处。

他们为什么要移动营地?记者问。

因为他们要杀了我们。

这可能听起来很牵强,但他们感到害怕我们的状态非常好,能够在不使用氧气的情况下与他们一起攻顶;而这个情况,会损害他们用氧气登顶的形象,仅此。

但如此强烈的控诉,随着时光流逝,到后来已不复见于 Bonatti 的言论之中他找到了自己的路,也走出阴影,活出自己精彩的人生下半场。

背负了 50 年的污名,在人生的最终,总算还得清白。

可是,对这位伟大的登山家、探险家而言,那一年发生在 8,100 米上的黑幕,还重要吗?

声明: 买户外 定位于为广大户外爱好者提供精心挑选促销户外装备以及促销信息。驴友从户外装备的品牌,价格进行筛选决策,为你节省出宝贵的时间。 买户外为你推荐最好的户外装备品牌、户外用品品牌,告诉户外用品哪个牌子好,是你选择户外用品品牌的最佳参考户外网站。 玩户外,上买户外! 本网站转载的稿件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。由于受条件限制,如有未能与作者本人取得联系,或作者不同意该内容在本网站公布,或发现有错误之处,请与本网站联系 (本网站电子邮箱为help@maihuwai.com),我们将尊重作者的意愿,及时予以更正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请与原作者取得联系。

0条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姓名 (必填)
邮箱 (必填)
网站

暂时木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