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分类:登山 |热度:883 ℃

钦博拉索火山(Volcán Chimborazo),厄瓜多尔最高峰,海拔高达6,268m,厄瓜多尔旅行不可错过的一站。这是我此生目前所遇最高的山峦,而徒步至雪线(约5080m)为止,亦是个人最高徒步纪录。无比幸运获得山神赐予的意外晴空,凛冽山岚、皑皑雪峰,以及高海拔旷野的动物们......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。

独自于Guayaquil机场缓缓撰文,往加拉巴哥班机误点2小时,不过厄瓜多尔最大电信商Movistar在机场投资,座椅侧边扶手都有免费充电座,休憩片刻也还算愉快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徒步在厄瓜多尔易达性佳,险峻雪峰丝毫不比瑞士逊色,只是地处赤道,林线分际需抬高2000m左右,也亏得厄瓜多尔拥有无数四五千以上的高原地形,他们说「De la Sierra a la Costa」,拥有极为丰富的自然地貌。

安地斯山脉中的据点里奥班巴(Riobamba)是我前往Chimborazo的枢纽。从首都基多(Quito)搭巴士到Riobamba约3.5hr,而从Riobamba巴士总站前往Chimborazo则约1hr。因爬山还是早起为佳,较建议能在Riobamba住上一晚。Riobamba旧城区大约离巴士总站有10~20分钟步行路程,而鉴于观光重点对我而言并不在旧城区,故直接挑选巴士总站对面的住宿,早起直接走过去买票极为便利。

从Riobamba市区其实即能瞧见Chimborazo的踪影,不过端视天气及能见度。市中心常会被房屋遮挡,我最喜欢的spot是Av. Manuel Elisio Flor接近Jose Veloz,高架桥前,晴朗时远眺山峰视野极好。至于另一座也是5000m以上的通古拉瓦火山(Tungurahua)火山自市区也可清楚眺望,但我尚未寻到极好的点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Chimborazo from Riobamba, Av. Manuel Elisio Flor接近Jose Veloz

往Chimborazo的交通:

搭车地点:Riobamba Terminal Terrestre

巴士公司:10 DE NOVIEMBRE (柜台在进门后右手边)

方向:Guaranda

车资:US$2.5

车程:到Chimborazo入口约1hr

班次:去程7:30, 10:30, 16:00, 20:00。回程不明,问了柜台她问了一下也没有问到,但告诉我在国家公园门口等大约1小时一班。只是我回程就被好心Machala一家载下来了,所以真的不晓得。

下车地点:La Entrada del Chimborazo。上车时车掌开始验票,顺便告诉他你要在这里下车,他就会提醒司机放人。没有讲的话是不会停的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"10 de Noviembre" bus

中文有关Chimborazo的资讯稀少得很,有位强者看起来鼻子都快冻掉的登顶纪录。但登顶不在我的选项.....后来交通资讯主要是参考零星的Tripadvirsor评论,显示似乎真的可以在国家公园门口请司机放人(原本有人说无法这么做,我的旅馆老板也说我须搭到Guaranda再走2hr到Chimborazo,不过按照厄瓜多尔巴士的逻辑,中途放人应该是没问题才对)。接着是一篇号称可以$5搞定Chimborazo的澳洲背包客网志。

Chimborazo的经验于我而言,很像在东马,由Kota Kinabalu前往神山。同样是local tour价昂,但自行前往的资讯不足,但最后依然有余裕地达成。甚至Chimborazo还比神山更容易,毕竟去程在Riobamba是有时刻表的。另外因为国家公园8点才开,所以倒也不用太早前往,搭7:30am的车,约8:40am抵达刚好。

行经小镇San Juan后,须臾,巴士穿行进入隶属国家公园的雾中。不确定是国公园内限速、爬坡缘故或雾太浓,巴士开始以30~40km/hr的低速稳定前行。抵达入口前会穿过一个漏斗型的弯,那里有小羊驼(Vicuña)的热点。此际我想,若早些下山,便在走来这里观察小羊驼。不过整座山区后来发觉随处可见。

车上尽是当地住民,仅有一个美国人和我背着轻装背包下了车。雾浓得伸手不见五指,山风萧瑟,我回头问车掌:「这边确定是入口吗?」他颔首,我看那美国人已经毫不犹豫向前,跟上后才逐渐看清石块堆成的入口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右边的木牌写着:参观时间8am - 4pm,进入免费,游客人数有限制

标高4386m的入口,等于从Riobamba来此爬升了1000多米。据说从前入园费为$10,现在却是佛心无比的免费!省钱当然很开心,但是以Chimborazo这般等级的高山,理论上真的必须收费才是。游客须在中间的办公室填写基本资料和护照号码等,之后就能随意进出。瞟了一眼注满外国旅客的登记表,全是安地斯国家或是美国,我是第20个外国人,也是第一个亚洲人。

雾濛濛,凛冽山峰狂啸而过,此时完全冷到爆啊!!!!!

实际温度约3~5C,但体感却是-2~0C,强劲风势不断带走身上的温度。入口处附近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举凡化妆室、纪念品店、小展览馆等不一而足。我赶紧再套上保暖衣,两件外套接穿起拉紧。出门后仍是觉得双手冻得发僵。一旁的纪念品店写着购买我们的产品,是支持当地住民,最后在好几个Quechua原住民大叔的围观下,试了又试,买了双灰色为底的粗毛线手套$6,尽管做工不算细,却真的加减能挡寒风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冻僵的手套上当地购买的手套

顶着冷冽天候,拉紧外套帽沿,我开始上行。往第一间山屋的路程约2~3小时,地形爬升500m,我主要走车道。若不想依循有时Z字型的车道,直接上切也无不可。但海拔过高,剧烈运动较易疲惫,宁愿多走几步换取较缓的坡度。能见度极低的雾中,忽然一只傻呼呼的猛禽跳到我跟前,我忍不住惊呼!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回头与友人查了半天,只能判断是只老鸟,目前仍无法鑑定。牠不断在我面前走动,我更靠近时,它便往前飞,如此往复不止,彷彿引领我前往山屋。在路程开始的前10分钟,因为有牠,倍感一种来自大山的照拂。牠呆呆傻傻的行径也很取悦人。可惜后来这只笨笨鹰被一车粗鲁追鸟的美国游客给远远吓走了。

往前一阵后,在冷飕飕的雾中,遇见了第一只小羊驼(Vicuña)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Vicuña的表情总是一脸呆......好萌呀!濛濛雾中牠远望着我,当我缓缓接近,牠自顾自地吃草,直到约30米左右,它才开始稍离,最后忽地撒腿飞奔。小羊驼叫声尖细,发声时身体也没有太多变化,一开始还没有查觉到是它在叫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此际,非常非常戏剧化地,熹微晨光乍亮,抬头看,竟是风捲残云,我原是正俯瞰观察谷中的vicuñas,却丝毫没有注意到,原来整个早晨不见山影的Chimborazo雪峰,就静静矗立在自己眼前!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而那无疑是此行最最感人的一刻。

犹记在Quito时查天气预报,Riobamba将有三日阴雨;上山前特别查了Chimborazo,却也得到阴天甚至雷阵雨的答案。清晨上山,在寒冷刺骨的浓雾里,以为今天天气就这样了,只希望山头可以露出来让我瞧瞧,却没想到,从早上10点左右起,就有这样的惊喜!太感激山神眷顾。

我在原地激动得不能自已,跟山峰还有vicuñas遥遥自拍,玩了好久,才意犹未尽继续向前。再往上,车道开始明显变成Z字型,我亦开始直接穿过荒野。虽然海拔超过4000m,爬陡坡较易喘,不过稍事休息倒也尚可。一路穿过叶片坚硬的耐旱植物,Chimborazo峰也始终巍巍伫立前方等着我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距离第一间山屋越来越近,我又转回车道上,呼啸而过的车辆也往往会回头来看我一眼。整个清晨似乎只有我徒步上山,其余山友全搭车上第一间山屋。但我觉得这段还不赖啊!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我又对着越来越迫近的Chimborazo玩了一阵定时自拍,正收拾好往前走,一台车对我轻按喇叭并摇下车窗,里头是三个厄瓜多尔年轻人,穿着一点不适合爬山的斗篷、围巾、毛帽等,对我非常友善地笑:「上来吧?」我闻言却之不恭地上车。远望已经能看到第一间山屋,不过一公里左右,却笑着接受了盛情。

他们仨英文几乎不通,我们简单自我介绍一番。忽然负责驾驶的男生大声惊呼,前座的女孩和后座的男孩一起扭头已经通过山屋的立牌,车道边竟然有只狐狸!!!!

这是山狐(Lycalopex culpaeus),南美仅次于鬃狼的犬科动物,又称为厄瓜多尔胡狼,长相和红狐极似,事实上竟然是已灭绝的福克兰狼的近亲。在厄瓜多尔称为Lobo de páramo。狐狸在人群聚居处附近感觉非常合理,但我整天也只看见这么一隻,太幸运了!它真的好可爱啊!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第一间山屋:Refugio Hermanos Carrel(4,800m)是沿途设置最好的一间,木造房舍充满温暖气息,斜屋顶已有些许积雪。入内登时闻到迷人的食物香气。这里价格非常合理,黑咖啡$1,拿铁和热巧克力等$1.5,也有贩售热汤、巧克力或其他的保暖用具。里头的原住民大哥非常热情地招呼我,原来他还记得我早上在入口处买毛线手套,而他搭车上山到山屋工作时,也有瞥见我走上山,顿时对我比了拇指,对我很是亲切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山屋已满,蓦地一桌三人里有个大哥招手让我坐进去。这位大哥Alain是厄瓜多尔人,与对面一对瑞士夫妻同行,他法语极其流利,除西语母语外,还会说Quechua语,却独独英语一点也不行。我只好用破西语以及根本不能见人的法语和他们聊天,或请瑞士夫妻用英语翻译,听他们法语聊得畅意尽兴,不由得好羡慕啊!我对法语真的很没辄,先前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于是不断在最初级原地踏步。

他们建议我应该走上第二间山屋瞧瞧,我自然乐意之至。他们皆已去过,下行后才于山屋休息,而Alain本身是Quito人,此夜他也住在Riobamba,便和我相约吃个简单晚餐,留了联络资讯后,向他们挥别。

Refugio Carrel是车道终点,往上便完全是山径。此际海拔已难有植物生长,地形由碎石组成。由此而始,爬升途中完全面对雪峰,太阳眼镜极为重要。若未携带太阳眼镜,恐怕放弃前往第二间山屋为宜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去程约50分钟,回程约20分钟。其实路程真心不长,然而海拔更高,空气稀薄,山径有时陡峭,每爬升一段原地休憩片刻很是必须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扛着儿子下山的父亲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一对走在我前方的厄瓜多尔情侣,两个都是Riobamba人。男孩在高原上如履平地,但女孩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休息,后来男孩干脆牵着她走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第二间山屋:Refugio Whymper (5,041m)

先前到过最高的山应该是勃朗峰(4,809m)吧,虽说也是搭缆车在其对面远望,踏雪些许,不曾超过雪线。这回Refugio Whymper便已经超过白朗峰的标高。我续行往上,直到触及雪为止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不晓得谁堆的雪人,我开心跟它自拍了好久。

尽管似乎还有第三间山屋位处5010m左右,但我上行到第二间山屋上一点点便止步于途。主因还是我并没有特别喜欢雪线以上单调的地景,以及考虑到回程时间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看起来是一个各国组成的登山团,还有空拍机和导游。

徘徊原地凝望Chimborazo许久,但愿此生还会再访这座山峰。

转身步行下山,果然还是我偏好的(摧残膝盖的)下行最轻松自在。迅速回返第一间山屋,又喝了杯黑咖啡,便开始下切。这次因为下行,故我不走车道,直接背对Chimborazo,面向来时方向,迅速穿行荒原。

Chimborazo尽管是座死火山,过去1万年至少喷发过7次,上一次喷发约是公元550年左右,山区始终保持未开发状态,山腰草坡满是大小不一的碎裂火山岩。岩层中则可见层层分明、颜色不一的变质岩层。虽然南美还有数座山比它更高耸,不过归功于厄瓜多尔地处赤道,而地球实则为横向直径较宽的梨形,Chimborazo是另类的全球第一高峰假如从地心量起。这些数据在第一间山屋外可以瞧见。
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在南美洲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火山上徒步,雪山比珠穆朗玛峰要高

又回到满布耐旱植物的地形,在这里遇见不少只vicuña,想必是从早晨迄今都在周围吃草吧!沿途建议寻找自己喜欢的落脚点,火山岩较为尖锐,我喜欢碎石越小越好,或者在巨岩中有沙地且有植披生长之处。而车道是Z字型,故只要Chimborazo峰在正后方,旷野展望甚佳,一路往低处走,怎也不致偏离太远。徒步约半小时后,便能远远望见入口处的聚落。

我加快行进速度。来此时曾经遇过对向巴士,推算时间约会在每半钟头经过国家公园前。这时接近四点半,我不断赶路,沿途俯瞰车道并不见巴士经过。待得有些流汗地衝到门口,傍晚冷风已然颳起,我在那里等了大约20分钟,却不见任何巴士的踪影,实在不确定巴士公司所言「每小时一班」是否属实。

这时一家满当当的休旅车,从对向开来。里头多是年轻孩子,一对夫妻坐在前座。孩子们下来欢乐拍照后又纷纷喊冷,争先恐后地上车,这时父亲过来用西语询问了我欲去哪个城市,他可以顺道载我一程,还说他妻子是英文教师,英文颇能沟通。我正愁等不到巴士,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却之不恭地上车了。

沿途与他们一大家子相谈甚欢。车上还有一位待在他们家寄宿的德国交换生,金发女孩儿,才15岁,父亲是墨西哥人,她的西语日常对话颇为流利,说还想在南美继续精进。妈妈年轻漂亮,很难置信她生了至少五六个孩子,如她丈夫所言,英语沟通无碍,也对中国非常好奇,问了我好多问题,许多甚至关于经济。例如:「你不担心你辞职,会找不到下一份工作吗?」或是「听说中国以前贫穷很多,后来快速经济发展,才变成富裕的国家,你可以解释一下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吗?」

我后来才明白,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,经济体质不健全,过度仰赖石油,从去年伊始,厄瓜多尔正为油元大跌造成的经济危机所苦。但矛盾的是,这一家子相当衣食无忧,甚至称得上是富裕,她的孩子听来都准备唸大学,不少是科学、环保、工程相关,有个10几岁孩子甚至拿着Nikon单反跟我一起拍照......这些主因或许都是因为她先生在Machala的油田当工程师。

他们一家载了我1小时,因还需要开7小时回Machala,绕道Riobamba路程不顺缘故,把我放在距离Riobamba约5分钟车程的聚落利坎(Lican)。当地通往Riobamba的公车极为频繁,甫一下车便蹦上一班貌似开往Riobamba的公车,司机友善地招手催我上车。孰料,这班公车的终点站竟不是在市区,而是距离市中心又有30分钟左右步行距离的Riobamba大学。无奈下车,道旁黄土飞扬,幸运的是司机连车费都没有跟我收,于是在对面拦了计程车,以$1.7的车资坐到市区。

厄瓜多尔的计程车司机相当善良且健谈。建议上车前务必讲价,而讲价后,目前还没有遇过不守诺的司机,即使当初杀价,在终点也不会恣意抬价。这位摇下车窗的年轻司机,在我询问价格时,很有自信地微笑道:「我会打表。」似乎在厄瓜多尔,跳錶是种较为稀少,但对他们而言感觉先进的服务也未可知呢?年轻司机尽管不会英文,却以很有礼貌但充满兴趣的方式,不断想跟我闲聊,并也介绍Riobamba的沿途景色。搭乘出租车常常是练习西语的好机会。

和Alain见面后简单吃了家Paris Cafe。既然是法式,便点了吐司先生(Croque Monsieur),拿铁颇为香醇。徒步时太过兴奋不觉得,晚餐时分才觉得出门8~9小时,走了至少5小时,确实颇感倦怠。

回忆于瑞士徒步的点滴,与那对来自Biel的瑞士夫妻閒聊时尤其有感。厄瓜多尔的崇山峻岭海拔壮观,但安全、易达、便宜,当地人无比亲切。或许是较不具名气,就算旅行南美,也有很多台湾人会忽略厄瓜多尔,却是我迄今满心锺爱的国家。谢谢沿途帮助我的所有厄瓜多尔人,更感谢天公作美,让仅有一天能邂逅Chimborazo的我完满达成。

最后注记一下建议在Chimborazo携带的物品(早春10月):

保暖衣物:我的穿法是短袖排汗衣、长袖发热衣、运动刷毛连帽厚外套、防风外套。后来在入口处买了双手套。我的抓绒厚外套脖颈处可以上拉到口鼻,当口罩用,头部保暖也很强。若没有的话建议手套、口罩和毛帽都要携带。不过若上午10点后上山的话温度已经回暖,大约11点之后就不需要手套和口罩等了。

登山鞋:我的是中帮且略有些多功能设计。看到许多欧洲人穿高帮厚底登山靴。

太阳眼镜:非常非常必须,尤其如果想徒步到第二间山屋尤为必要。

防晒:虽然冷飕飕,但高海拔紫外线强,不要忘了防晒。像我就是忘了带防晒乳,回去之后整张脸都红了....。

登山杖:我自己目前不习惯用,看个人。

食物:可带饮用水、干粮。入口处和第一间山屋有卖热食热饮和巧克力。

事后的面部晒伤花了好几天才痊愈,每回厄瓜多尔人问起,我说,都是因为登了Chimborazo的缘故,继而听见他们赞许的惊呼。此际地处天朗风清、海风凉爽的加拉巴哥,坐卧于海岛滩头,更加想念厄瓜多尔中部连绵高原和崇山峻岭。皓皓雪峰令人永志不忘,但愿能有再访的一天。

声明: 买户外 定位于为广大户外爱好者提供精心挑选促销户外装备以及促销信息。帮驴友从户外装备的品牌,价格进行筛选决策,为你节省出宝贵的时间。 买户外为你推荐最好的户外装备品牌、户外用品品牌,告诉户外用品哪个牌子好,是你选择户外用品品牌的最佳参考户外网站。 玩户外,上买户外! 点此投稿

0条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姓名 (必填)
邮箱 (必填)
网站

暂时木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