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分类:徒步 |热度:596 ℃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17年在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走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,分享给其他有兴趣的朋友看看。

第一天,Quilcayhuanca - Cojup Valley

步行距离:约 17km

高度:自 3640m 处起,至 4280m ,共上升 640m

我爬的徒步路线叫做 Quilcayhuanca - Cojup Valley,要从 Huaraz 搭车到 Pitek 登山口,或是 Llupa 这个小镇再自己走。一早出发搭车,找不到登山杖的盖子,绕回 Hostel 还是没有,只好放弃寻找前往发车点。我们顺利搭上第一班车,但只到距离 Pitek 还有约两公里的终点,所以不得不多走一点;早上八点 45 分开始行走,身体还没有热开加上旅程开始时负重最大,使刚开始的登山路程相当辛苦,花了不少时间才抵达 Pitek,稍微休息几分钟后,突然有另一台巴士开来;要是事前知道有这台车的话就可以省下非常多体力了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我向管理员登记入山,化名为门票上的 Fernando Maqcedano 顺利进入;早上十点 15 分,和 Devin 告别后开始我为期三天的山里独行。在进入公园不久后便遇到一位带着可爱女儿的当地人要回家,便一起走了一小段,刚好他也是个登山家,便请教了一些攀登瓦斯卡兰国家公园高山的问题。二十分钟后与她告别,然后踏上一个人的缓慢的旅途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遇到另外一个管理处入口,不过大门深锁、也看不到任何管理员的踪影,只好翻墙通过;墙后的河谷是一片水草丰美的野生牧场,视野一路延伸数公里直到被白雪覆盖峰顶的雪山。尽管背包十分沉重,但在这美好的景色中心情却非常轻快。一路上非常多的绵羊、马、驴子和牛等牲畜,在这丰美之地和平地生活着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一路十分平坦愉快,前进的速度也很不错。中午 11:30,煎了培根、切了半个西红柿配吐司当午餐,煮了一杯咖啡来喝;一边吃着一边想,上路一阵子,自己或多或少也习惯一个人吃饭、旅行,不过像这样在一片完全没有人的地方,只与天地作伴、一个人煮午餐吃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内心有些事情也许悄悄的变化着,又或许已经改变不少,要能够准确说出这些事情对我而言还不是那么容易,而我还在路上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用附近的河流把锅碗洗干净后继续出发。长长的河谷似乎没有尽头,走了好一段后遇到一小片沼泽,找不到正确的徒步路线,稍微绕上旁边的山径,多花了一点时间和体力;此时天气转阴,看起来要下雨似的,我稍微停下来喝水休息,一边将背包套上橘色的防雨套后继续前行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不久后便抵达了这片牧场的尽头,开始上山;一开始扛在身上的三升的饮水已经喝完了,于是尝试用河流补充水,但喝起来味道不对便作罢,所幸沿途河流不少,后来顺利的在更上游处找到了味道还可以的水源,将水瓶装满。再向上一小段后遇到许多牛,休息时好奇地朝我靠近,还顺便自己打了一架;突然被一大堆牛包围时老实说有点不知所措,突然想到我的背包裹着橘红色的防雨布,尽管应该是迷信,但为避免真的不小心激怒牛群所以还是拆下,幸好最终几乎没有任何降雨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从启程开始到下午四点左右,总算遇到了另外三位登山者,看起来是一位导游和两位游客;他们选择的营地看起来非常理想,我也考虑在这边停下脚步,但依照原定计划,此处离预定营地太远,如果停在这边的话明天可能会相当辛苦,因此决定继续前进。

又穿越一片看来可以当营地的草原后,维持着先前的决定继续往预定营地前进,然而爬上一段灌木丘陵后步行路线完全消失,就算手机上的地图显示我正在道路上,仍然不觉得脚下踏着的土地是道路。天色渐渐暗下,开始有点后悔先前没有干脆就直接扎营就好,本来预定扎好迎候要前往其中一座高山湖看风景的计画也只好放弃。在雪山的注视下,我在这片混乱的丘陵中不得其所的乱窜,就在我开始盘算是否要原路返回先前的草地时,预定营地像是玩捉迷藏结束时突然跑出来的孩子依样出现在身旁,结束一场虚惊。

营地旁边残留着其他登山者留下的营火堆,我尝试生火,但没有成功,于是便在搭好帐篷后在帐篷的前庭以瓦斯炉煮了泡面,加上培根和半颗番茄当配料作为晚餐,再额外加了一点盐补充体力。天色已经全黑,但不如我预期的寒冷,吃完晚餐后和高山症预防药稍微写了一下日记,时隔多月再度上山,第一天的徒步行程没有太多感触,只有迷路时的紧张感还残留在身上,加上走了超过预期的路,相当疲惫便早早就寝了。

夜里下了一场不小的雨,一个人在山中,并不觉得陌生或害怕,但也没有和其他人一起露营时那种愉悦的心情,只觉得内心意外的平静,什么事情都像风一样不留下痕迹。半夜起来上了两次厕所,我将外帐帐门当作脚踏垫,踩在上面直就近解决,此时大雨刚停,浓雾也退散,山谷间只有满天星斗,以及半透明的雪山山峰陪伴着我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第二天, Quilcayhuanca - Cojup Valley

步行距离:约 6.4km

爬升高度:约 800m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今天预定翻过 "Paso",也就是山隘陵线,前往北方平行的河谷露营。早上把剩下的培根煎完配吐司吃完,到附近的溪流装了一点水煮咖啡、盥洗。附近的牛不断好奇地靠近我的装备,一开始觉得很新奇,后来就觉得这些牛满烦人的。一边收拾装备、将水壶装满,一边等待帐篷晒干,早上 9:15 踏上了今天的路程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今天的预定的路程不长,但需要爬升大约 800m 左右的高度。跨过营地旁的河流后开始走髮夹弯,背上的重量仍然相当沉,不算太轻松,但我继续依照昨天设定的前进速度,以一小时为单位,前 30 分钟休息 5 分钟,后 20 分钟休息5分钟,也因此不算太慢。高度爬升的很快,昨晚的营地很快就看不见了,雪山穿透云雾显露在眼前,非常漂亮,而昨晚没能去成的高山湖,随着高度爬升也渐渐出现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听着 Ykiki Beat 的 Forever,不知怎么开始想着关于理想国的事情。雪山随着高度一点一点上升,面貌也逐渐改变,不管怎么看都看不腻,也因此耽搁了不少时间拍照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结束发夹弯,来到第二层的高山草原,发现口袋里有预先准备的葡萄干,便当做零食补充体力,一边看风景一边寻找路径,结果在休息时附近的牛全都靠上来包围了我,压力很大,只好提早离开。在这片草原上还是找不太道路,只好对着手机地图上的方向前进,幸好发现了先前法国情侣告诉我的石头堆,总算有前进的方向。爬了一段后,雪山非常壮丽,于是了多一点时间拍了不少照片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继续前进一段后,附近不再有牛,眼前被一道陡坡阻挡,依照石头堆路标,看起来是要踏过由高山雪水融化而成的溪流冲出的天然阶梯向上爬。面对着眼前的湿地,我猜测跨过这道坡可能就是今天的最高点了,可惜翻过后看眼前的景象依然在向上爬升,看来陵线还有好一段距离,到此处时也才真的开始感觉今天的路程并不简单。

翻上湿地陡坡后,道路比原本更难找到路标;期间在一处有牛的骨骸的空旷处上了一次厕所,然后来到标记在地图上的另外一个营地,也是法国情侣第二天的营地,也许是路上溪水并不干淨,我在此处严重腹泻了一次,但身体状况都还良好,吃了止泻药后,本想继续前进,但此时已是下午一点,决定在这边吃午餐,以鲔鱼罐头配吐司吃。到这个时候我的吐司已经全部吃完,背上的重量已经比启程时轻了不少,不过这也意味着假如我没办法顺利依照时程下山,身上的食物大概会不够吃吧。

离开营地后,便来到第一座河谷 Quilcayhunca 的最高点,此时天气并不晴朗,雪山在天际联成一线,十分苍茫,感觉天地之大,而此景只有我独享。气温比我以为的暖活一点,我想着关于风景这件事,也许人没有必要在谷底停留太久吧,大部分的景色,随着高度的爬升,只会愈来愈壮丽,所以继续往更高更远更辽阔的地方前进吧,那里总有些什么意料之外的风景在等着。

对照地图,接下来便是登顶的路程了。首先横在眼前的第一道障碍是一道由碎岩铺成的斜坡侧面观察大约 45 度,往下看触目惊心,一个没踩稳,或者一次大规模的岩石松动就会粉身碎骨。尽管眼前全是岩石,幸好还是能找到石堆路标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走着走着慢慢接近雪线,有时雪覆盖了前进的道路无法迴避,而肉眼无法判断雪的深浅,以及雪下岩石的状况,只能小心翼翼地前进,雪上残留着其他登山者的鞋印,当无法绕过雪时我便跟着这些鞋印走;积雪时而扎实实而松软,没有冰爪的我有时会整只脚陷入雪中,有时在雪坡上会打滑,幸好状况都不算太糟,没有跌倒,也幸好鞋子都没有湿。最后一道障碍是由好几块巨石组成,当下没有找到其他道路,便把登山杖先放上巨石,然后用手攀爬上去,总算在下午 4:15 分,抵达海拔 5080 的陵线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气温还是比我以为得稍微暖活一点,我在陵线上安静地听了一下山的声音,山比我想的要沉默许多,除了远方偶尔类似雪崩的轰隆声以及我的呼吸声外,就只剩下耳朵里嗡嗡作响的寂静的声音了。比起这段路,先前大峡谷、Acatenango的经验都算是相当容易了,而在这愈发困难的过程中感受到的事情也相当不同,通过稍早不算轻松的路程时,从登山杖底部传到手上的那扎实的撞击让我的内心相当平稳,意外的没有太多类似心得或谛观的体悟,只有一步一步向前走的原生动力而已。

突然前方的山谷开始有雾气快速向上飘,内心的警报大声响起,于是快速结束休息,于 4:25 从陵线的东侧开始下山。东侧山坡的难度比先前更加陡峭,好几次脚滑,所幸都没有摔落。也许因为下山视野本来就比较开阔,石堆路标相当难找,加上云雾缭绕,更增加了寻找石堆的难度;值得一提的是山上有一种花,在雾中看起来很像石头堆,于是放眼望去,好像哪里都是路标,在昏暗的视线中徒增紧张感,想不到昨天才迷路,今天就又经历一次。天色渐暗,我还在斜坡上挣扎,难以找到正确的下山道路,好几次走错后四处张望,才发现路标在视线的上方,便又只好向上爬一段重返路径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在这大雾弥漫、宛如八阵图的斜坡中奋战了许久后,总算于下午 5:15 抵达一处还算平坦的草原,在雾气下天色已经相当昏暗,决定就在这边露营。草原上非常多牛粪,所幸还是有足够的空间搭帐篷。扎好营后前往附近的溪流取水,返回开始煮晚餐时便下起大雨,运气相当不错,一切都没有淋湿。晚餐煮了最后半个西红柿和最后一包泡面来吃,吃完后发呆了一阵子,脑袋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场雨导致山崩,或是营地地基流失发生土石流,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等待大脑的紧张感消退,渐渐便没事了。吃完后写了一张明信片和日记,在大雨中准备睡觉时,听到帐外有粗重的喘气声,才意识到原来也有牛在这边过夜。第一次重装登上海拔 5000 米,像是来到另外一个世界,幸运的是除了偶尔有轻微头痛外完全没有高山症状、没有滑倒也没有遗失装备,也总能顺利找到前进的道路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晚上出乎意料的寒冷,我总算研究出该如何在帐篷前庭上厕所,一个人露营的大雨的寒冷高山中,这样的技巧实在太实用了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第三天,Quilcayhuanca - Cojup Valley

步行距离:约 15 km

下降高度:约 900m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尽管睡袋相当保暖,并没有旅程第一次露营时温度丧失的感觉,但还是能感觉出昨晚相当的冷。起床到帐外,发现原来此营地可以看到另外两座雪山,其中一座整片雪白,洁净无瑕,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。天气相当晴朗,于是我把锅具瓦斯炉拿到户外煮咖啡,配着仅剩的能量棒当早餐。太阳照不到营地,活动范围都在山的阴影之下,风吹过时非常的冷,外帐被高山铺满了一层冰。

想想今天顺利下山应该不是问题,于是我决定等到帐篷都晒干再出发。附近只有一头牛,不像昨天早上那几头一直来烦我,只是静静地观看我在干嘛,突然想到也许登山者死后都会变成牛,回到山里吧。在此期间,拍了相当多的照片,不幸的是我的单反相机 LCD屏幕坏了,从此以后只能通过观景窗来拍照。

早上 10:15,装备干的差不多后便开始下山,抵达河谷前的最后一段路是一大片斜草坡,虽然视野清楚,但路还是非常不好找,不断对照地图,仍然无法找到正确的下山路径,也完全找不到石堆路标

不过既然能够顺利看到对面山脚的道路,也能看到穿越河谷的路径,想着既然已经算是相当安全了,便在 11:30 把最后的能量棒和葡萄干吃完后,心一横,不管道路直接以 Z 字型下山,幸好装备已经比先前轻了太多,所以体力消耗的也很少,关节也没有受到运动伤害。下到河谷后,发现河流比预期的更宽而湍急,实在难以跨越;绕了一阵子后选定几块大石头,将登山杖挂回背包,跳过这几块石头顺利过河,然后爬上公路,到此时为止算是结束了所有摸索路段的困难了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本来预计下午三点要抵达登山口,但总觉得既然都已经来到安全路段,没有看看高山湖 Laguna Palcacocha 有点可惜,挣扎了一下后还是决定去看。Laguna Palcacocha 前 1.8 km 处有工寮,我将背包寄放在此轻装前往高山湖,轻装快走了约 15 分钟抵达,在一整片洁白无瑕的雪山下闪耀着青绿色彩的湖水非常漂亮,概念上就像 69 湖的冷冽加帕龙湖的色泽,而此湖也是河川 Cojup 河的源头,我在这边将水壶装满,拍了些照片后便正式启程返回 Huaraz。

我将背包取走后便开始快步下山,配速的方式为每 55 分钟休息 5 分钟,从 1:15 分开始行走,到 1:55 休息时间时发现脚底的水泡破了,没办法连续走这么长时间,便改为每小时中第一个 30 分钟休息 5 分钟,第二个 20 分钟休息五分钟,不过实际上都没有休息到五分钟就是了。

维持着 4km/hr 的时速,忍耐着脚底的水泡和肩膀的疼痛拼命赶路,由于刚才的湖是重要水源,所以这条道路是开给车辆通行的道路,完全没有找路的问题,只是路上偶尔佈满碎石,脚踩上去非常疼痛,但所有的路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吗?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,总之拼命走就是了。

沿途又遇到些许牲畜,牛还是一样对我感到好奇,驴子则不知为何莫名其妙地跟在我后面一起走了几百米。下午 4:03 抵达 Cojup Valley 侧的登山口,入口处仍然没有管理员,大门依旧深锁,只好再次翻墙出公园,本来想着没赶上三点前抵达巴士停靠站,不知道还要再拖着这样的身躯走多远才有车搭。

结果就在我翻墙时,一台巴士就这么朝这边开来,正好是我上山时直接开到 Pitek 的那台!只能说我的这趟旅程实在超级幸运,不仅天气很好让我爬山无后顾之忧,结束时也完全不需要多走便顺利搭上车,早一点晚一点都会错过,而且老板只收我 10 soles,实在太好了。我跟着这台巴士坐到 Pitek,接了其他登山客后再返回 Huaraz,结束这久违的山里独行。拖着疼痛的步伐从下车处走回 Hostel,和 Devin 讨论了一下后决定再多停留一天,将身体稍微休息一下。

奔向秘鲁瓦斯卡兰国家公园,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径

此户外线路真的很不好找,许多路段不太轻松,适合稍有像我一样稍有一点点登山经验的人,如果可以的话建议两人结伴,并将行程设定为四天三夜会更加轻松愉快。另外,基本上不需要带太多水,一人大概准备两升的水壶或水袋即可。

两个晚上气温都低过零度,第二晚营地的海拔高度约 4760m,我猜夜晚低温应该差不多 -3 ~ -5C,因此睡袋不能太差。可以的话建议预先下载 Maps me,许多时候他还是很有用。从 Huaraz的加油站可以搭车抵达,直达 Pitek 的车是早上 7:40 ~ 8:00,建议就搭那班车,可以省非常多力气。

声明: 买户外 定位于为广大户外爱好者提供精心挑选促销户外装备以及促销信息。帮驴友从户外装备的品牌,价格进行筛选决策,为你节省出宝贵的时间。 买户外为你推荐最好的户外装备品牌、户外用品品牌,告诉户外用品哪个牌子好,是你选择户外用品品牌的最佳参考户外网站。 玩户外,上买户外! 点此投稿

0条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姓名 (必填)
邮箱 (必填)
网站

暂时木有评论